谁人知我

随缘更新。

是真的感动

浪味仙儿~:

又是我!!!!!当个写手真的不容易……一边是学业一边是事业(不是),往往两者不能兼得,母上都有意见了的说! 不过没关系,小可爱们就是我更文的动力! 喜欢就红心想分享就推荐真的非常感谢你们!再一次谢谢小天使们!! 你们真的超超超级好!!!!

Laceration:

《亲爱的读者,谢谢你们》
我想说的话,都在图里了
丑丑的,请不要嫌弃

开放转载(*'へ'*)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

微博也有发,在这里丢个地址

——曦澄【锦鲤愿】
——私设注意(详情看结尾)
——复健了!

晨,姑苏彩衣镇。

从早上开始这里的集市就已经很忙碌了,有那些做生意的人,来采购的人,亦或是跑来跑去耍着玩的孩童,可谓是无处不见。

小蓝曦臣走在小镇的路上,东看西看似是在找寻什么,最终在一家卖小玩意的小贩前缓缓停下了脚步。

“唔……不知道忘机喜不喜欢这个……”

自从母亲去世后,小忘机就一直闷闷不乐,小蓝曦臣一直都很担心他以后不会再笑了。

……

小蓝曦臣看着那些小玩意自言自语着,那小贩见他没有要走的意思,连忙上去招呼道:“哎!公子!我这玩意品种是最多的,您有没有看上的?要不我帮你挑一个。”

“嗯……暂时没有想好。”小蓝曦臣有些抱歉了笑了一笑,那小贩见了,又看他是个十岁左右的模样,感觉在他身上也讨不到多少钱,就也没有多留,失落道:“哎……好吧,那小公子下次记得再来照顾我这小摊勒。”

“好。”小蓝曦臣又是礼貌的笑了笑,便缓缓转身离去。

走到一户门家前,小蓝曦臣不经意往里面喵了一眼:他看见一个小姑娘站在一个莲花池子旁边,双手合十,像在许愿。

许是小蓝曦臣从来没见过对池子许愿这一画面,不禁又好奇了几分,走在那门前止住了脚步。

突然,只听“噗通”一声,一条红色的鱼儿从水池里跳了出来紧跟着它的是一条一样黄色的,阳光刚好洒在它们身上,把它们身上的鱼鳞映照成了白金色,耀眼无比。一会儿,它们又落进了水里,带起水面一片涟漪,而那涟漪的形状却又像一朵朵莲花。

小姑娘也听到了这声音,她开心的睁开眼,捧着双手开心的笑了一下。小蓝曦臣看见了这一幕,更加好奇这是怎么回事了,脚下刚迈出一步,一不小心就踩到了树枝,“咔吱”一声,小蓝曦臣愣了一下,而小姑娘听到了声音警觉的转头道:“谁?”

“额……是我。”小蓝曦臣有些尴尬的笑了笑,那小姑娘见他也不是什么恶人就放松了下来:“唔……大哥哥有事吗?”“无事,就是方才看你在池边许愿,有些好奇。”小蓝曦回答道。

那小姑娘听他这么一说,不由得有些脸红,害羞道:“这池里养的是锦鲤,我奶奶说只要向它许愿,它就能帮你实现愿望,而且还特别灵!哎!大哥哥要不你也来许个愿吧?”

小蓝曦臣听了,摆手道:“哎?可这不好吧?毕竟还是家养的……”

“没关系啦!来吧来吧!许一个愿也不是干什么坏事啦。”小姑娘又显得很热情的去拉他。

“那……好吧,谢谢姑娘了。”小蓝曦臣被他拉到了池边,白色砖瓦上有些青色,面上却看不出一点污渍许是保存的很好。而旁边的围栏却破破烂烂的,就连那门窗也看似有些年头了。在看那小姑娘的衣服上也有许多补丁,估计是个贫穷人家。

唯独只有一块池塘。

小蓝曦臣站在池边,看池里的那两条锦鲤游来游去,慢慢闭上双眼,双手合十,静静的许下一个愿望……

临走前,小蓝曦臣再次向那小姑娘道了谢,并送了两个糖葫芦给她,小姑娘也敢随意的拿,就把那条红色锦鲤送给了他。

此时正近午时,阳光正烈,街上的人逐渐变少了,都各自回家吃饭去了。

小蓝曦臣走在街上,时不时盯着装在水袋里的锦鲤,就在他一个低头时,忽然撞到了对面的一个人,他连忙起身,想过去看那个人怎么样的时候,只听对方用稚嫩的声音抱怨道:“谁啊!怎么走路这么不长眼的!……”

那人揉着头坐在地上,等伤痛缓解了一点后才慢慢睁开眼看清了眼前的人,一惊。而小蓝曦臣看清了来人也是一愣,之后,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道:“是你?”

两人僵持了一会,小蓝曦臣将他拉了起来,问道:“阿澄,你怎么在这里?”“嗯?难道我就不能来这里吗?”小江澄反问道。小蓝曦臣一听,笑了:“没有说你不能来这里,只是看见你很少来,觉得稀奇。”小江澄皱眉:“这有什么好稀奇的,我想去哪就去哪,你要真觉得稀奇,我就天天往这里跑。”小蓝曦臣听了简直苦笑不得:“那得看你娘干不干,这次来也只不过是偷偷跟着来的吧。”

小江澄见他把自己拆穿了,也不觉得脸红,就道:“那曦澄兄的意思是不欢迎我来?”

小蓝曦臣一听,忙赔笑道:“不不不,怎么会不欢迎呢,我还巴不得你天天来。”

小江澄这下满意了,目光一转,看见了他手里拧着的水袋,问:“咦,这是什么鱼?我怎么没见过?”

小蓝曦臣见他问,便答道:“哦,这是锦鲤,听说它还能实现愿望。”

“哦?这么神奇?”小江澄弯下腰戳了戳水袋:“唔……长得真奇怪。 ”

小蓝曦臣看着小江澄的样子,眼中尽是柔情,他忽然开口道:“阿,澄要是喜欢的话,我送你可好?”

“哎?”小江澄抬头看他:“可以吗?”

“嗯,毕竟云生不知处也养不了这种鱼,而且我看他们都把这鱼放到莲花池养,或许这样更般配吧。”小蓝曦臣道。

小江澄又把目光转移到那锦鲤上,恰在这时那条锦鲤也看向了他,大眼瞪小眼似的,小蓝曦臣惹不住笑了一下。

“那好吧,我就把它带回去吧。”小江澄站直了身子,小蓝曦臣将水袋递给他:“你要回去了吗?我送你。”“这不用了吧,挺远的。”小江澄显得有些开心的样子看着水袋里的锦鲤。小蓝曦臣听了却道:“不远不远,时间还早着。”小江澄见也推不过去了,就只好道:“那……好吧,走吧。 ”

“嗯。”

……

一小时候后,云梦莲花坞。

小蓝曦臣将小江澄放了下来,小江澄一下来就夸赞道:“曦澄兄御剑都这么厉害了啊!”“嗯,你要是好好练,以后说不定还会比我厉害。”小蓝曦臣揉了揉他的头,笑了。

两人在九曲莲花坞上,乘着清风,闻着莲香,边走边聊着。

“哼,一说那个魏婴我就来气,父亲为什么要把他捡回来?他来了父亲不光不多看我了,还因为他把我的茉莉妃妃小爱都送走了!你说,父亲是不是不喜欢我了?”小江澄抱怨道。

小蓝曦臣道:“江宗主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你呢?你可是他的亲儿子。”

“唔……可我总觉得他不把我当亲儿子看。”小江澄有些伤心道。

“一定不会啦,哪有父亲不爱自己的儿子的,肯定是你没发现而已。”小蓝曦臣说着,俯下身拈了一下池里的一朵莲花花瓣。

“唔,要真是那样就好了……啊,到了。”

小江澄停下了脚步,站在池边俯下身,解开水袋将那条红色锦鲤放了进去。锦鲤一跃进水里就开始游来游去,看起来快活极了。

小江澄竟然看的有点羡慕:“这样无拘无束,多好啊。”

小蓝曦臣看着小江澄的样子,忽然道:“阿澄,要不许个愿吧?”

“哎?”小江澄看向他。

“听说很灵的。”小蓝曦臣笑了笑。

“唔……”小江澄看向池里的锦鲤:“我希望父亲能爱我多一点,可以吗?”

“当然可以,来吧。”小蓝曦臣道。

“嗯!”小江澄起身,双手合十闭上双眼,嘴里嘀咕道:“希望父亲能多关心我疼爱我……”

小蓝曦臣温柔的笑了笑:“你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。 ”

……

几年后,江澄他们来到姑苏求学。

云生不知处静谧竹林里,蓝曦臣迎着微弱的阳光吹箫,清风撩过他的发鬓,似是一副美丽的画卷。

忽听有人踩过落叶的声音,蓝曦臣也不管不顾,就像沉迷在此曲之中。

一曲毕,蓝曦臣这才收起了箫,转身对着人,道:“这曲子如何?”

江澄倚在一棵树上,拍手道:“清耳悦心,听着舒服。”

蓝曦臣一笑:“第一天来,还适应吗?”

江澄想了想,道:“都还行,就是魏婴那小子怕是适应不了了,一来就跟你师叔作对。”

蓝曦臣伸手接住一片落叶,道:“魏公子那性格确实是有些调皮,不过师叔也不会真拿他怎样的。对了,阿澄,你还记得我送你的那条锦鲤吗?”

江澄听了一愣,疑惑道:“记得,怎么了?”

蓝曦臣微微侧身道:“那……你以前许的那个愿望实现了吗?”

江澄一听他问这个,眼神忽然暗淡下来:“……没有……曦臣兄,那些是不是都是骗人的?”

蓝曦臣拍了拍他的肩,道:“不要着急,总有医院去它会帮你实现的。”

“真的吗?”江澄一听他这么说,又振奋了起来。

“嗯,如果我骗了你,我就是小狗。”蓝曦臣笑。

……

又是几年,玄武洞穴后,岐山温氏打入云梦江氏。

江澄在震惊过后发疯般地踹着船舷喊道:“父亲放开我!放开我!我们一起回去找她,不行吗?!”

江枫眠定定看着他,忽然伸出手,在空中凝滞了一下后缓缓摸了摸他的头。

“阿澄,你要好好的。”
“阿婴,阿澄……你要多看顾。”

这时江澄才知道,原来父亲一直都是爱他的,从未偏心过……

……

江澄与魏无羡逃出后,江澄独自一人跑了回去,被化丹手化去了体内的金丹。之后,魏无羡找到了江澄并将金丹转移给了他后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……

一日,江澄又四处寻人无获而回,神情恍惚的靠在九曲连花坞的柱子上看着天上的星空发呆。

已经过了好几个月了……

正出神的他似是再也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,就连有人靠近,他也不知道。

“阿澄。”

蓝曦臣唤了他一声,也在他身边坐下了。

江澄痴痴的回过头:“蓝曦臣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我来看看你。怎么样,还是没有找到吗?”蓝曦臣问。

江澄垂下眼眸,摇了摇头。

蓝曦臣见了,面上也有些担心的样子,但依旧安慰着他道:“没关系,会找到他的。”

江澄有气无力回道:“但愿如此吧……”

夜色打在江澄憔悴的面孔上,显得他苍白的脸上愈加发白,晚风也不敢使劲的吹过去,生怕惊怒了这人。唯有池里的那条锦鲤,还在无忌无顾的游来游去,时不时还在江澄面前跳来跳去。

蓝曦臣看着池里的那条鲤鱼,忽然眼睛一亮,道:“阿澄,要不……许个愿?”

“嗯?”江澄这才抬眼看他,空洞的眼神终于有了点光彩。

“许愿吧,也许这样就能早点找到他了呢?”蓝曦臣笑了笑。

江澄犹豫了一会。小时候迷信倒也没什么,但是现在他是家主了,这怎么说都是有点……不好意思了吧。

“嗯?怎么了?阿澄不愿意吗?”蓝曦臣看他久久未答,问道。

“啊……不是,就是觉得现在还迷信这种话东西会不会太奇怪了?”江澄歪头。

蓝曦臣听了又是一笑:“哪有,这很正常啊,而且如果阿澄怕被别人笑话了,我可以一起陪你。”

江澄听了后想了想,还是答应了。

“好。”

于是两人迎着月光,站在木台上,对着池里的锦鲤,再次许下了各自的心愿……

又过了两个月后,魏无羡修鬼道回来了。

江澄见之又惊又喜,拉着魏无羡就问他这三个月跑哪里去了,经历了什么,和他有说有笑的。

后这消息传到了蓝曦臣那里,他也只浅浅一笑。

看来……你的愿望又实现了呢,阿澄。

……

然而魏无羡回来的时间并不算长,穷奇道一事过后,便是血洗不夜天……这些事后便就是最后的围剿乱葬岗。

不久后,他又走了。

那之后的几年,江澄依旧在找寻魏无羡的踪影,仍然不能相信他就这么走了,对那些修鬼的人就没一个好眼色,脾气也涨了不少。

……

酉时,江澄心不在焉的在云梦九曲莲花坞里踱步,忽然那条红色鲤鱼从池里跳了出来,目光一转,正好看见蓝曦臣这时从对面走了过来。

蓝曦臣微微颔首道:“阿澄。”

江澄这次却没有给他怎么好眼色了:“蓝宗主?找我有何事?”

蓝曦臣一听这陌生的称呼,心里虽然已经猜想过了,但仍是有些不好受,勉强一笑道:“无事,就是看你这几年后神气不足的样子,有些担心。”

江澄叹了口气,目光却仍是冷峻道:“我无事,劳蓝宗主担心了。”

蓝曦臣见了,侧身把手搭在木栏上,看着远处道:“那……你还在找他吗?”

江澄也倚在木栏上,看着红似血的夕阳,似是想到了什么,又皱起了眉头道:“他一定没死,而且等他回来了,我绝对要好好教训一下他。”

蓝曦臣看着他沉默了一会,又转头看向池里游来游去的那条红锦鲤,好像这次他才注意到它的涟漪,竟真是如似莲花一样。

过了好一会,他听江澄忽然道:“对了,蓝……曦臣你上次许的那个愿望,实现了吗?”蓝曦臣听了一愣,笑道:“没有呢。”江澄微微侧头,看向池里的那条锦鲤:“……是不是愿望太大了,它载不动?”“是啊,而且,愿望太多了,它就会跑掉呢。”蓝曦臣道。江澄一听,疑惑道:“那我们先都对它许了三个愿望了,它怎么还没跑?”蓝曦臣笑了笑:“因为有些愿望,根本就不算愿望啊。”江澄听得一头雾水,想了一会道:“那……我现在是不是不能再许愿了?”蓝曦臣一听,又笑了:“不,你还能再许一个。”江澄这下又疑惑了:“为什么?”

这次蓝曦臣却没有立刻回答,他盯池里的那条被夕阳映照得鲜红的锦鲤,好一会才到:“因为我的愿望太大了吧,它载不动。”

江澄一听,又有些好奇道:“啊?你到底许有什么愿望?”

蓝曦臣却摇了摇头:“这个,还暂时不能跟你说。”

江澄又欲问道:“你……”

蓝曦臣却打断他:“阿澄,别问了,许愿吧,许好了就告诉你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江澄依言站在池边,闭上双眼,双手合十。而蓝曦臣却在旁边,用温柔的目光看着他,好似回到了从前。

远处的太阳快要落下了。

江澄许完了愿,转头就问:“所以你的愿望是什么?”

蓝曦臣只一笑:“你。”

江澄一愣,疑惑道:“我?什么我?”

蓝曦臣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没什么,我有些累了,就先回去了。”

江澄道:“……啊?要我送你吗?”

蓝曦臣:“不用了,我自己回去就好,就不劳烦江宗主了。”

江澄一听他忽然叫江宗主,心里忽然觉得有些莫名的难受。他觉得奇怪,站在原地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。

“好……”

……

十年后的一天,江澄一如既往的去池里喂鱼。

他看见那条锦鲤在池里游来游去,最后竟是游出了心形的水纹,他愣了一会,骂笑一声这鱼竟然还会调情了不成?

“你。”

忽然,江澄似是又听到了蓝曦臣十年前的那句话一般,一颗心突然吊了上来。

“不会吧……”

……

那之后的十年,江澄再也没有见过蓝曦臣。
直到十年后的某一天。

那日圆月,江澄因为在外面参加宴席而晚归,回来的时候已是戌时。

他在席上喝的有点过了,回来的时候整个人的身形还是有些摇晃的。

“该死的魏无羡……”

他走在九曲莲花坞的木台上,手扶着木栏,一步一步向前挪。

忽然,他在目光转移中看见了池里的那条锦鲤,又骂了一句。

“混账蓝曦臣!……”

恰在此时,他感觉到自己好像撞到了谁,又被那个人稳住了身子。

江澄抬头看了他一眼:“蓝……曦臣?”

“是我。”蓝曦臣把他扶正了,又闻到了一股酒味,微微皱眉道:“阿澄,你喝多了?”

江澄一听这话有些气,吼了一句:“放屁!我酒量哪有这么差!”手下又不经意间推了一下蓝曦臣,脚下一歪,就像蓝曦臣那边倒去了。

这次蓝曦臣也是来不及扶着他了,身形一晃,两个人都掉到了水里。

锦鲤被这两个庞然大物抢了自己的地盘,立刻游到了远处,像是不满的在水里跳来跳去。

蓝曦臣上去后发现江澄还没出来,惊慌的又喊了一声:“阿澄!”

水面依旧是平静的。

蓝曦臣这才急了,正欲再次跳下去找人时,忽然水面上鼓起了一团水泡,接着一个人从里面冲了出来。

“阿澄!”蓝曦臣见他没事终于舒了一口气。

江澄这一下把酒醒了,他看清上面的人道:“蓝曦臣?你怎么在这?”

“先别说这个,水里凉,快上来。”蓝曦臣说着就把他拉了上来,然后又猛的把他抱在怀里。

“喂……你抱我干什么?”江澄有些别扭道。

“这样暖和点。”蓝曦臣说着又把他搂得更紧了:“十年没见,想你了。”

江澄一听这话,脸上突然一片通红,还好蓝曦臣这个时候看不见他的脸,否则江澄以后真要无地自容了。

江澄沉默了一会,忽然道:“你……这些年都干什么去了?”

蓝曦臣道:“闭关了。”

江澄惊道:“闭关?为什么?”

蓝曦臣道:“因为锦鲤它说一个人的心思按不住十年,而且,十年可以等到一个人。”

江澄一听,脑袋更热了:“啊?”

蓝曦臣笑着看着他:“闭关前,我又去找了那个小姑娘许了愿,而第二天,我看见那池子里有张字条,上面写着两个字就是十年。”

江澄听了只道:“那是那个小姑娘写的吧?这怎么能信,说不定就是乱写的呢?”

蓝曦臣道:“所以我这不就回来想验证一下了吗?”

江澄突然警惕道:“验证什么?”

蓝曦臣将阿澄分开了一些距离,盯着他的眼睛道:“阿澄,我喜欢你,你的回答呢?”

江澄听他突然这么直白,耳根一红:“啊?你……是认真的?”

蓝曦臣坚定道:“如有作假,我定大罪。”

江澄忽觉自己心里一热:“你……确定是喜欢我?”

蓝曦臣毫不犹豫道:“千真万确。”

江澄激动了,又道:“可我们都是男的!”

蓝曦臣听了这话,把他又拉近了一些,苦笑道:“男的又如何?我只想喜欢你。”

江澄被他这么一拉,更加惊慌失措了:“可、可我……”

蓝曦臣似是再也忍受不住了,他慢慢向江澄凑近,直到他们两片薄薄的嘴唇相碰之时,江澄忽然瞪大了眼睛。

冰凉的触感。

他大概是第一次离这么近看蓝曦臣。

他有浓密的眉毛,稍长的眼睫打在江澄的脸上让他心里有些发痒,眉头也微皱着整个人就是个清秀俊朗的样子。

江澄看着有些入迷,甚至不想推开他了,眨了眨眼,心想怎么原来就没觉得他有这么好看。

这是什么感觉,心脏跳得越来越快了。

一会儿,蓝曦臣放开了他,喘了口气,道:“抱歉。”

江澄一听,又要发作了:“亲完了才知道道歉吗?”

蓝曦臣一脸歉意的低着头,好一会才抬头苦笑了:“既然阿澄不愿意,那是我一厢情愿了,以后……我再也不会来打扰阿澄了。”

说罢,江澄见他要起身,鬼神使差般忙伸出一只手抓住他:“喂!我允许你走了吗!”

蓝曦臣一愣,惊愕回头。

江澄继续硬着头皮道:“我告诉你,蓝曦臣,我江澄这辈子最不想欠别人什么,你都帮了我那么多了,你说我以后要怎么还回来?!”说完后才觉得脸越来越烫。

“阿澄……”蓝曦臣又欲开口,江澄却打断他:“你给我闭嘴!亲完了人还不负责?你们蓝家的礼数都去哪里了?”

“可你不是自愿,我愿意回去领罚……”

蓝曦臣正说着,忽然他看见江澄抬起了手伸向他的头部。他定定的看着,任由清风吹过他的发梢,任由自己的抹额落了下来。

而这一切,最终都落去了江澄那里。

蓝曦臣看着江澄手里拿着的那条抹额,再又看着江澄的脸,仿佛是要把这时的他刻在眼里才好。

“阿澄,你……”蓝曦臣仍呆在原地。

“喂,你的抹额可在我这里,还敢乱跑吗?”江澄在手里玩弄着他的抹额道。

蓝曦臣深吸了一口气,笑了:“阿澄,你这可真是……要了我的命啊。”

江澄正又想说什么,却忽然感觉被人捉到了两只手,接着,他感觉到了那两片薄薄的唇瓣又贴了上来。

他慢慢闭上眼了眼。

锦鲤在池里绕着水里的月亮游来游去,花好月圆。

……

又过了三年后,魏无羡回来了。

那一年,锦鲤不见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蓝曦臣第一个愿望:希望母亲和弟弟都能好好的。
江澄第一个愿望:希望父亲能多关爱他。
蓝曦臣第二个愿望:希望江澄能知道自己的心意。
江澄第二个愿望:希望魏无羡还活着。
江澄第三个愿望:我想知道知道蓝曦臣的愿望。

锦鲤因为已经实现了两个愿望,所以它跑了。

魔道一些小日常

No.1
【追凌】——灵感

  夜,蓝思追正坐于书案前写他的夜猎笔记。
  其实他昨晚并没有去夜猎,而是与金凌一起偷跑出去玩了。所以他现在......大概是在编吧。
  过了一会,他搁下笔,叹气道:“我没灵感了。”
  “啊?”金凌闻声一惊,有些紧张地道:“那,那怎么办啊?你要是今天不写完明天就出不来了啊......”
  蓝思追想了一会,看着他道:“嗯......我想到了一个办法,也许会能让我找到灵感。”
  一听这话,金凌马上问道:“什么什么?是什么办法?”
  蓝思追笑了笑,说:“你过来,我告诉你。”
  “......”金凌蹙眉,当然还是凑了过去:“什么办法啊这么神神秘秘......”
  他还没说完,蓝思追伸手一使劲将他拉向自己,于是他的嘴唇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他的唇上。
“......”
  愣了几秒后,金凌恍惚了过来,然后迅速退开离他有十米远。
  “蓝思追!!!”金凌恼羞成怒。
  “啊!我有灵感了!”蓝思追故作镇定地继续提笔写字去了。

  “混蛋!!!我饶不了你!!!”

No.2
【恶友】——浇花

  一日,金光瑶与薛洋在牡丹园浇花。
  金光瑶浇完他那边的花后,转头问薛洋:“阿洋,你那边的花都浇完了吗?”
  薛洋坐在一处地上晒着太阳,他懒洋洋地道:“没有,很麻烦。”
  “......唉。”金光瑶叹气,走到他负责的那块区域又开始浇起花来。
  结束后,金光瑶道:“走吧,我都浇完了。”
  薛洋眯了眯眼睛,然后起身,盯着金光瑶的背影看了一会,忽然笑道:“喂!你还没浇完呢!”
  “什么?”金光瑶转身,冷不防被喷了一身的水。
“......”
  薛洋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!你身上还有一朵没浇!”
  金光瑶对他笑了笑。

  mmp。你绝对故意的。

No.3
【忘羡】——迷雾

  早上醒来,魏无羡没有看见蓝忘机。
  他出门寻去。
  早上云深不知处的雾很大他左看又看,终于在那个养兔子的草丛一块找见了两个白色的身影。
  “我知道......”
  魏无羡竖耳一听,这好像是蓝忘机的声音。于是他心念一动,循声悄悄地飘了过去,蒙住其中一个人的眼睛,道:“猜猜我是谁?”他刚把手放上去,好像摸到了皱纹一样的东西,有些好奇,心想难道蓝湛竟平时操劳过度到这种程度了?
  “......”那人不答。魏无羡想绕到前面看个究竟,结果定睛一看,心里咯噔一下。
  许久,他转过头,看见了一旁蓝忘机脸上写满复杂的看着他。
  ......
  魏无羡松手对那人笑了笑,然后马上就跑开了。
  这次,他跑的比平时被狗追着咬时还要快。

  我靠,竟然鬼神使差地摸到了蓝启仁!!!